抗日老照片:一分区三团的抗战老照片及相关资料

流金岁月 | 老照片 / 作者:小丁丁 / 时间:2015-09-14 02:40:50 / 1338℃

先看一份现在居住在山西太原的原一分区子女写的父亲简历:

我家祖籍安徽省歙县,我的父亲陈国希生于1920年,于1937年6月参加抗日平西游击队(当年9月改编为晋察冀军区5支队),同年12月入党。从1937年6月至1941年,父亲先后参加了奇袭北平石景山、发电厂战斗、河北井陉煤矿破袭战斗、涞源燕宿崖歼灭战、黄土岭战役、东团堡围歼战等。1942年至1945年,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总校高干科学习,参加了延安整风和大生产运动。1945年至1949年,参加了张家口保卫战、清风店战役、大同保卫战、石家庄战役,任晋察冀军区野战一旅团政委、晋察冀军区三纵队七旅副政委。在著名的黄土岭战役中,父亲和战友们在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的指挥下,击毙了日军“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这是八路军在华北战场第一次击毙日军中将。在涞源东团堡围歼战中,他们消灭了固守在东团堡敌日军大据点里的日军士官教导大队,父亲头部中弹受伤。在这次战斗中,父亲所在三团二营八连是攻坚战的主力连队,父亲担任连指导员、营指导员,当时才19岁。这两次大胜仗后,父亲受到上级表彰。

1951年,陈国希与妻子张凤、大女儿陈乡萍、二女儿陈雁平合影

作者的父亲、母亲和她姐姐、她本人就是这张老照片上的一家人。作者陈雁平,照片上尚在襁褓之中。作者将自己父亲的历史线索交待的大致上清楚,但个别细节有不完善之处,值得商榷。

首先,作者的父亲参加的是北平赵侗成立的抗日国民军。但这支部队是在“七七事变”后才成立的,作者提到的1937年6月,不知道是参加的哪一支部队?但决不会是赵侗的部队。很简单,因为当时尚未成立。

1937年11月底,杨成武部队进入斋堂,与国民抗日军建立联系。杨成武转交给赵侗的朱德、彭德怀、任弼时的那封信,是杨成武奉八路军总部之命,自己起草的。看到此信,国民军顿时轰动,要求联合。由此,1937年12月初,经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批准,赵侗的抗日国民军改编为晋察冀军区五支队。注意:这一时间并不在“当年9月”。

赵侗部队改编为晋察冀军区五支队的时候,司令赵侗、政治部长高鹏、秘书长汪之力,总参议陈大凡,一总队长纪亭榭、二总队长宋鸣皋。秘密党支部,书记王远因(以后改为王远音)、副书记汪之力,委员陈大凡、王建中、史进前,党员尚英、张如三、焦土、尉迟修职、王达几十人。在斋堂,当时的二团副团长邱蔚(王天存刚被任命为二团团长,原团长黄寿发改为副团长)出面接待焦土(焦若愚)、戴昊、宋元三人。以后的几天,在蔚县赵侗部队的主要领导与杨成武、邓华见面,蔚县县长张苏在旁陪同。

改编成晋察冀军区五支队的干部配备:司令员赵侗、副司令员高鹏、参谋长常戟武、政治部主任汪之力;第一总队总队长纪亭谢、政治主任陈大凡,第二总队总队长宋明皋、政治主任杜伯华,第三总队总队长刘风梧、政治主任林一民。

接着,作者亮出了几张所谓“三团”的老照片,分别注明为“1941年,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三团战士在训练”、“1941年,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与三团营以上干部合影。站立者右一为陈国希,右四为杨成武”、还有“1941年,在涞源东团堡围歼战胜利后,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三团战士们高兴地看着缴获日军的部分武器。”

照片原文字说明:1941年,晋察冀军区一分区三团战士在训练

原文字:1941年,晋察冀军区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与三团营以上干部合影。站立者右一为陈国希,右四为杨成武

在前面,作者介绍过:“在涞源东团堡围歼战中,他们消灭了固守在东团堡敌日军大据点里的日军士官教导大队,父亲头部中弹受伤。在这次战斗中,父亲所在三团二营八连是攻坚战的主力连队,父亲担任连指导员、营指导员,当时才19岁。这两次大胜仗后,父亲受到上级表彰。”

好了,实话实说,这三张照片,怎么看都不像抗战年间的老照片,因为那时晋察冀八路军还没有这样好的衣着装备。连当时晋察冀彭真、聂荣臻那些领导人都没有。下面的干部战士就更不用说了。尤其那张有“杨成武”的照片,你仔细看看,右边的第四个,那是“杨成武”吗?这三张照片,倒像是解放战争中那只以狗皮帽子著称的东北解放军部队,或者是解放初期驻塞外绥远一带的华北解放军部队(抗战胜利后在张家口,只有极少数八路军配备了狗皮帽子),背景是平原,绝不是山区。那时因气候寒冷,华北解放军破天荒刚配发了狗皮帽子,装备像傅作义、董其武的绥远部队一个样了。

下面这几张老照片,是真正的抗战时期一分区部队的冬季老照片,看看那时,1941年还有以后几年晋察冀八路军的干部战士穿的什么就明白了。

1940年,杨成武(右起)、罗元发、徐德操、王道邦在易县狼牙山下的周庄一分区司令部

1940年,赵凡(右起)、杨成武、赵志珍、曹凌、高鹏、史进前、黄连秋在狼牙山棋盘坨指挥所前

再看1940年冬天,百团大战大捷后的晋察冀军区领导人的衣着。照片上左起:朱良才、王平、刘澜涛、刘道生、唐延杰、赵尔陆、舒同、杨成武、吕正操、聂荣臻、聂鹤亭。只有吕正操头上戴的是狗皮帽子,还是他从东北军起义时带过来的。

还有,东团堡一仗打于1940年的9月22日,不是在1941年冬天,那时一分区部队还穿的单衣。那一年的10月下旬,山里冷得很,要过冬了,注意:一分区供给部无棉衣可发给部队,于是,只发了部分棉衣,其余部分,每个人发了四斤羊毛和一身粗布单军装。其中,两斤羊毛缝入单军装,用作棉衣(没有棉裤);另外两斤羊毛缝入单薄的棉被。

1940年9月,八路军杨成武部队攻克涞源东团堡后。(沙飞摄)

1940年9月23日,东团堡同时展开的涞源三甲村战斗,三分区二团一连连长李永生。

1941年10月,一分区在河北易县北娄山村举行“狼牙山五壮士”命名授奖大会,一分区政治部主任罗元给宋学义佩戴奖章。看看罗元发的棉衣单帽。一分区八路军,也是整个晋察冀八路军冬天的装束。

授予的是这枚奖章,用日本炮弹壳手工制作设计者劳神,制作者王英。图案为人狼搏斗,象征人民军队不畏强暴、坚决顽强的革命意志。背后刻有“坚决顽强1941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字样。

11月初,一分区政治部授予葛振林、宋学义“狼牙山五壮士”称号后给晋察冀日报记者的留影。有棉衣棉帽,已经很不错了。为什么他俩的衣着好了一些?因为一分区举行庆功大会之后,葛振林、宋学义双双被保送到抗大二分校学习,准备培养当干部,学习地点在河北阜平,当时的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所在地。

再看这张,几年以后的1946年冬天,一分区卫生部国际和平医院的卫生干部,穿得如此简陋寒酸,这才是当时八路军的真实写照。

想了想,后面再补充一句。

杨成武率领的三纵七旅,是1946年初在怀来成立的。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第七旅团一级的首长名单:旅长易耀彩、旅政委漆远渥、副旅长张鸿烈、副政委李呈瑞、旅参谋长魏群、政治部主任张迈君、后勤部长韩廉权。

第七旅辖19、20、21三个团:19团团长潘永堤、政委陈继德,20团团长张行忠、政委张文宣,21团团长王守仁、政委齐绛军。七旅的干部中,易耀彩、潘永堤、张行忠几个军事主官,都是从一分区过去的。张行忠在一分区保满支队任支队长时,和支队政委郑旭煜是搭档。

巧得很,当年的旅政委漆远渥后来在空军工作,现在还活着,住在幸福村空军干休所,不糊涂。他记不得有一个叫“陈国希”的旅副政委。团一级干部中也没有这个人。

还有一个巧合的,周自为,就在张行忠任团长的20团当副团长。1947年三纵成立随营学校,七旅副政委李呈瑞任随营学校政委,张行忠任随营学校副校长,陈继德任随营学校副政委、周自为任随营学校教育长。现在与我们来往的原北京军区宣传部副部长吴炳洲,当初就是七旅的政治干事。

天下真小。


→ 肉丁网微信公众号:【肉丁网】 ←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上一篇: 缅怀历史 抗日战争中八路军抗战老照片集锦
下一篇:三四十年代真贵中国抗战老照片黑白照片大全
相关专辑:抗战清朝
相关阅读
排行
日本人占领北京八年没有抢劫故宫文物 这大忽悠赵本山老照片 曾称足球太"脏"伤美国生活杂志摄影师卡尔迈当斯拍摄的49历史老照片还原百年前世界热门旅游地风貌那些世界史上最著名的国外老照片大全老北京的韵味 1901年的北京城珍贵历抗战时国民党女兵英姿飒爽的罕见老照片110年前美国旧金山大地震珍贵历史老照李小龙的妻子琳达·艾米莉和李小龙彩色温柏林危机后西德彩照 1950年代的西德

最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