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婚俗趣谈

肉丁网 | 老习俗 / 作者: / 时间:2018-10-23 08:05:08 / 22℃

婚姻的自然基础是两性之间的吸引。但有趣的是,婚姻作为一种社会机制,它的产生并不是为了保障性需要的满足,倒是恰好相反,是为了在这方面设置社会认为必须要有的限制。

在最原始的随意杂乱的群交时代,自然没有甚么确定意义的婚姻可言。在那以后,差不多每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都有自己独特的婚俗演变史。

正像人类先有劫掠行为,而后才发展为贸易往来一样,许多民族都经历过一个「抢婚」阶段,尔后才有所谓交际婚姻。在抢婚时代,多数女人一旦被抢,通常就会立刻顺从,没有所谓「抵抗强暴」之说。这是为了摆脱她们自己部落中有地位的老年男子的控制,她们宁愿落入其他部落裏与她们年龄相彷的青年男子手中。

附带说一句,在朦昧时期和野蛮时期的远古时代的女人们,大抵是完全没有所谓「贞操」观念的,更不会有甚么性冷淡。

与此相类,女人和相识或不相识的男子私奔,以及「偷婚」,也都曾经颇为盛行。贞操观念的形成,必定是稳定的婚姻机制既经建立,而且被社会加以神圣化之后的事情。甚至直到很晚的时候,有些部落还坚信使处女「破瓜」是一件满带凶险的事情,因此必须请有神力的术士或者巫师一类人来做才行。

在后来的一些婚礼习俗中,有新郎把新娘背过门槛,新娘假装不肯过门等等,都是抢婚时代留下的遗蹟。

古代先民不相信爱情和承诺。他们认为保障婚姻持久的力量只有一个,那就是财产。所以,「买婚」也曾一度十分盛行。买妻的费用被看成一种押金或寄存。如果夫妻离异或者丈夫抛弃妻子,那么丈夫便将失去这笔钱财。而一旦新郎支付了这笔买妻费用,在许多部落,丈夫可以在妻子身上烙上印记,表明他自己的所有权。在非洲一些落后部落中,至今还有买妻制度。

有些部落的人们会定时把女孩子们盛装打扮起来,在公共场合下展览,以求卖出较高的价钱。她们和动物买卖的差别是,一经买定之后,不能随意转让。

如果被女家看中的男子交不出需要的费用,那么可以把该男子先由女家收养,嗣后再成婚。又如男方看上了一位心仪的姑娘,但交不起贪婪父亲的要价,那么部落首长可以出面干预,要求他降价。

随着社会进步,父亲们渐渐不想承认自己赤裸裸地在卖女儿。他们有时反赠新郎以一定数量的礼物。这些,显然就是聘礼和嫁妆的来由。

在一些部落中,可以由双方家长提供一笔共同的押金,如果日后一方抛弃了另一方,那么被抛弃的一方便得到那笔押金,作为补偿。

婚礼的兴起,实质意义是对婚姻行为的见证。由于婚姻历来就与财产的拥有和继承相关,所以需要有很多人来做见证,因为早期的人类没有文字资料可资依凭。

远古先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神话和迷信。婚礼既然这么重要,当然也不能例外。众多的民族认为婚礼的日子选择十分重要。为此需要请占星家认真卜算。许多民族流行认为在月亮是满月的日子结婚,会带来大吉大利。

一些近东民族在婚礼上,来宾会把稻穀撒在新婚夫妇身上,认为这样可以保证多子多福。在中国,也有把花生撒在新人床上的习俗,用谐音象徵「子女花搭着生」。

一直以来,人们认为水和火是驱魔辟邪的最有力手段。与此相应,婚礼上常常离不开水和火: 点燃的蜡烛,圣水的洗礼,诸如此类。也流行这样的风俗:先订定一个假的婚礼日期,到了那天又突然改期,藉以矇蔽鬼蜮,逃避其跟蹤搅扰。

到教堂去举行婚礼,显然也是出于同一个目的。

古人还设想如果在举行婚礼时,新人最好表现出倒楣的、受欺侮的和病恹恹的样子,一副可怜相,这样就不会受到鬼神的嫉妒。这便发展为在婚礼上作弄新郎新娘,与他们恶作剧。在中国一些落后地区,至今还保留着在婚礼上,给新郎、新娘用黑墨或者水彩在脸上乱画的习俗。

在日本北海道一些落后地方,宾客们在迎新的路上和在婚礼上,甚至可以拿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阴茎模型,在新娘身上乱点乱戳。新娘由于身边被许多人簇拥着,连躲避的余地都没有,只好红着脸任其在身上乱扎乱杵。

这类习俗,在一些「文明」社会的人们看来,似乎很无聊甚至下流,其实细细思来,这正是反映天真的人们对于男女性事的自然、坦然的态度,应当是无可非议的。还有些人在婚礼上,用一根细细的软线吊着一个滚圆的苹果的蒂,让新人在苹果两侧,不许动手,合作把苹果吃掉。稍一不慎,苹果从两人中间滑出去,两人便「被动地」亲了一个嘴,引得宾客大笑。

为了让鬼神不能直接认出新娘,或者防止鬼神嫉妒新娘的美貌,人们认为必须把新娘巧加装扮,乃至遮掩。这便是婚纱、面纱的来历。在中国传统中,新娘子在婚礼上要戴「盖头」。揭去新娘的盖头,这是新郎的专利,别人不得代行。

最初,婚姻曾被认为是集体的事务,所以它的决定权由部落首领或长者来掌控。后来演变成为家庭的事务,于是便由双方父母来主其事。考虑到儿女一直在父母的抚养下长大,父母亲又总是最关心儿女的,这种机制也是很自然的,虽然有时会闹出一些乱子。直到近几个世纪以来,教会和国家才掌握婚姻的决定权。

在现代文明社会,婚姻成为个人的事情。男女双方自己决定,由国家根据法律予以承认和保障。这也许是到目前为止,最理想的方式。但是,不排除今后婚姻制度还可能会有令今人料想不到的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在现实生活中,稳定的一夫一妻制,也正在某种程度上受到冲击甚至质疑。


,

→ 肉丁网微信公众号:【肉丁网】 ←
上一篇: 过年史话
下一篇:变化莫测的二十字节气 处暑过后还热吗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腊鼓鸣春草生──腊八节的由来漫谈鲁迅、老舍等6位作家笔下过去的过年风俗莫言说过年:我怀念那时候的过年的滋味正月初五习俗—关于破五节的来历和传统人类阉割简史插图版 不只是中国历史上才古代妇女裹足的陋习三寸金莲背后的秘密:丹阳故城 沉没在丹江湖下的楚国风云奇特的驱鬼仪式 哈尼族彝族的“煞东来”关中立春戴春鸡儿、缝春鸡的习俗曾经的岁月里 挂历书写的时代记忆

最热